如何正確對待換屆中的進退留轉?老一輩湘籍革命家的故事值得細品

2021-01-10 18:14:44 [來源:湘伴微信公眾號] [編輯:洪曉懿]
字體:【順豐集運倉地址】

湘伴導讀

今年是省市縣鄉村自下而上、集中換屆之年。當前,湖南省鄉村換屆工作正有序開展。

換屆過程中,如何正確對待個人進退留轉,做到“進”不爭位、“退”不氣餒、“留”不鬆勁、“轉”不浮躁,直接考驗黨員幹部的黨性覺悟、思想境界和胸襟氣度。

△ 1月9日下午,湖南省委書記許達哲主持召開鄉村換屆工作座談會。湖南日報記者 趙持 攝

就在昨天,省委書記許達哲主持召開鄉村換屆工作座談會。他在會上強調,要鞏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成果,結合召開民主生活會、組織生活會等,引導幹部正確對待個人進退留轉和選舉結果。

當前,個別黨員幹部仍然存在“思進”、“怕退”、“盼留”、“畏轉”的錯誤認識。有的人,嫌組織給的“平台”不夠大,在工作中牢騷滿腹、唉聲嘆氣。有的人,覺得自己大材小用,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做事打不起精神、應付了事。説到底,這是個人私心、個人慾望嚴重的體現。

在湘伴君看來,為官者面對進退留轉,最重要的就是擺正心態,淡化“官念”,強化“信念”。要把眼光放遠一點,把事業看重一點,把權力看淡一點,把進退看開一點,少計較個人名利得失,多為黨為民擔責分憂。

在這一問題上,老一輩湘籍革命家為我們樹立了榜樣。

粟裕“兩讓司令”、黃克誠服從組織安排到更需要的地方去、許光達幾番自請讓銜、喻傑主動退出領導崗位建設家鄉……他們用親身經歷告訴我們,只要身懷為民幹事之心,任何崗位都能取得大作為。正是這樣心底無私天地寬的境界,留下了千古佳話,讓黨的事業得以薪火相傳。

粟裕:“兩讓司令”

粟裕。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 提供

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共中央決定將新四軍軍部和一部分主力部隊北移山東,留在蘇皖的新四軍部隊另行組建蘇皖軍區,後改稱華中軍區,同時指示華中局提出華中分局和華中軍區領導成員名單。

1945年10月8日,中共中央通知新四軍和華東局:“同意粟裕留華中任司令。”不久,張鼎丞從延安返回蘇中,中共中央又決定張鼎丞擔任華中軍區副司令員。

當華中局領導向粟裕告知中央決定時,粟裕當即表示:“這不行,怎麼由我當司令,鼎丞同志當副司令呢?應該調過來才對。”

在粟裕心裏,年長自己9歲的張鼎丞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由他任司令員,更有利工作和團結。於是粟裕起草了一份陳述意見的電報發給中央。

請辭電報交到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手上,朱德、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等中央幾位書記都認為以粟裕的才能和威望,擔任華中軍區司令員是合適的,因而沒有采納粟裕的建議。

10月27日,接到中央的批覆,粟裕急了。當天晚上他再次向中央發出改任副職的建議電。當這封電報送達中央後,中央第二天再次慎重研究,最後決定採納粟裕的意見。

此後,粟裕率部打響一系列重大戰役戰鬥,連戰皆捷,充分展示了他卓越的軍事才能。1948年4月,中央決定:調陳毅和鄧子恢兩同志到中原局擔負中原軍區的軍事工作,由粟裕接任華東野戰軍司令兼政委一職。

當毛澤東在城南莊把這一決定面告粟裕時,粟裕對此毫無思想準備,感到十分意外。得知是中央的最後決定,粟裕不好再多説什麼,但他提出一個請求:“陳毅同志在華野的司令兼政委的職務繼續保留。”

沉思了片刻,毛澤東表示同意。於是,粟裕以代司令兼代政委的名義,擔負起領導和指揮華東野戰軍的戰略重任。

黃克誠:到更需要的地方去

黃克誠。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 提供

1952年7月,中共中央電令,要將主政湖南的黃克誠調到北京擔任中央軍委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部長。這是毛澤東親自點將點到他的。

這個調令來得太突然了,黃克誠的心中十分矛盾。他不想離開湖南,他捨不得離開湖南啊!他在房間裏踱起步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終於,他接通了毛澤東的電話,直言自己比較適合做地方工作。

毛澤東卻笑道:“克誠,我明白你在湖南正幹得起勁得很,捨不得離開!可你比較適合做地方工作,不等於你不適合做軍隊工作嘛!你本就是從軍隊到地方的,現在軍委更需要你!”

“能做軍隊工作的大有人在嘛!”黃克誠申辯道。

“我老實告訴你呀,現在的總後勤部剛組建不久,是個大攤子,亟須加強領導。”毛澤東的語氣嚴肅起來,“中央已經作出決定,你是最佳人選。黃老,你就別留戀湖南了,現在軍委要用人,要用你這個人,你就莫跟我囉嗦了”。

“既然這樣,主席您放心!”黃克誠態度一下子堅決起來。

1952年9月,黃克誠戀戀不捨地離開湖南到北京任職。在中央軍委任職期間,黃克誠協助彭德懷、聶榮臻主持軍委、總參日常工作,主持大規模精簡整編;保障朝鮮前線的戰勤保障;他抵制蘇聯一長制,提出“黨委集體領導下的首長分工負責制”;在炮擊金門這一集政治、軍事與外交於一體的重大斗爭中,他是毛澤東和周恩來、彭德懷的重要助手;他協助彭德懷、聶榮臻領導軍隊建立新裝備向現代化發展,並受命直接領導了“兩彈”基地試驗場選址和初建工作……為人民軍隊的革命化、現代化和正規化建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許光達:幾番自請讓銜

許光達故居。圖源湖南日報

許光達故居位於湖南省長沙縣黃興鎮光達村。在故居前有一塊“讓銜碑”,碑上方嵌有許光達大將的石雕像,內嵌許光達上書毛澤東主席主動要求降銜的書信。



許光達。

在共和國36位軍事家之中,許光達大將同時具有黃埔軍校和留蘇經歷。建國後,許光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司令員兼坦克學校校長和裝甲兵學院院長,國防部副部長。

1955年,解放軍實行薪金制,許光達的級別被定為四級,並擬定為大將軍銜。常人眼裏的大喜事,他卻十分焦慮,一連3天沉默不語,後來跑到賀龍家裏要求降銜。

不久,許光達直接給毛澤東主席寫了一份“降銜申請”,細數自己的革命歷史:前期“戰績平平”;後來去蘇聯療傷,“毫無建樹”;自問“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行列裏,在中國革命的事業中,我究竟為黨為人民做了些什麼”……結論是,貢獻微不足道,心中有愧。

彭德懷得知後,特意做他的工作,許光達還是堅持自己的請求。為此,毛澤東感慨“五百年前,大將徐達,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後,大將許光達,幾番讓銜,英名天下揚”。

最後,中央根據許光達的貢獻,仍授予他大將軍銜。許光達又堅持要求降低行政級別,這一申請被批准。因此,在10位大將中,其他9位都是4級,唯獨許光達是5級。

對金錢、地位和榮譽的態度,彰顯一個人的品質。許光達戎馬一生,戰功赫赫,德行高遠。他嚴於律己,嚴以用權,嚴格要求親屬,留下了自請降銜、拒金不受、不準兒子“打着我的牌子到外面去唬人”等諸多佳話。毛澤東主席稱讚他為“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

喻傑:主動退出領導崗位建設家鄉

△ 喻傑(前一)回到家鄉平江興辦農村小水電站。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 提供

喻傑,1902年生,湖南平江人。1926年參加北伐。1930年參加工農紅軍,並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戰鬥和二萬五千里長徵。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曾任陝甘寧邊區政府工商廳廳長等職。新中國成立後,曾任中央糧食部副部長、商業部副部長、中央監察委員會駐財政部監察組組長等職。

1970年春,喻傑主動退出領導崗位,回到家鄉平江縣加義鎮麗江村安家落户,在這裏帶領鄉親們興辦小水電、綠化荒山。

有人説這老頭脾氣真怪:“北京不住住山村,顧問不當當農民”。

這話傳到他耳裏,他笑了笑説:“他們不懂歷史和現狀,少見多怪!”停了一下,他不無感慨地説:“自古武官解甲歸田,文官告老還鄉。國民黨的官不做了,也要回去。美國的總統不當了,也要離開白宮。瑞典首相去職後回家管理莊園。難道我們共產黨的官下來了就不能出京門?要這樣都呆在北京等大城市,怎麼下得地?”

回鄉後,喻傑先後給黨中央、國務院、財政部及有關部委多次去信反映農村實際情況,提出建設性的意見。諸如向國務院呈送的《關於議價糧收購偏多和豬禽生產下降問題的調查報告》《關於當前農村存在的幾個問題的調查報告》《關於扶持平江老區脱貧致富的調查報告》《關於改革開放利用外資的建議》等,都受到了中央和有關部委領導的重視。

他還鄉為民,無私無畏,建設家鄉,服務人民的高尚品德,受到大家的稱讚。他的老戰友、時任農墾部部長王震曾致信説:“你不僅把自己多年的積蓄投到家鄉建設,而且不顧八十歲高齡親自組織領導建設水電站,善始善終,令人欽佩!”

李先念致函喻傑説:“你離開中央財政部的領導崗位,到湖南平江農村安家,一直保持着革命精神和共產黨人的高尚品德,為我們離休和將要離休的老同志作出了表率。你還為家鄉人民做了許多有益的事情,受到當地人民的稱讚和愛戴。這首先是我們黨的光榮,也是你的光榮。”

今日熱點
焦點圖